云朵,殷睿小说《梦境使徒》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梦境使徒

小说:都市

作者:南瓜小米粥

简介:【你悟了吗?】“我悟个屁啊!”【你还没悟?】“你要我悟啥?”【你这悟性,自杀吧!】“我悟了!好死不如赖活!”咸鱼柳意外发现一张纸,被带入一桩桩不为人知的诡异事件,从此生活不再枯燥无味,充满精彩和刺激,他也因此找到了生命的意义。

角色:云朵,殷睿

梦境使徒

《梦境使徒》免费阅读

初秋,

钟山大学。

教室里,老教授耐心又仔细地讲着高数的知识。

然而才过了半个学期,就深受大学风气影响的大一新生,已经开始埋头玩着手机,刷视频、打游戏,甚至发出嘿嘿嘿的低笑。

这届的学生比上一届更难带了啊……老教授咳嗽一声,“下面我们点个名。”

瞬间寂静无声,不少学生低头猛按手机摇人。

……

“殷睿才。”

“到。”

……

“广元驹。”

“到。”

……

“何蕊。”

“……到。”

教授抬头看了一眼,扶了扶眼镜,远处那个明显换了座位的男生把脑袋埋在咯吱窝里,一动不动,周围的学生全是崇拜的目光。

好家伙……老教授又扶了扶眼镜,轻笑了声,看向名册,“柳川。”

教室里寂静一片。

甚至连刚才那位连着答了五六遍的猛人都是一脸茫然。

“柳川?”

依旧没人回答。

教授眉头皱起,在这名字后面又划了个叉。

……

钟山市的天气是真的热,即便已是初秋,现在依旧是35度的模样。

偏僻的街区里,一个穿着白衬衫,头发不羁四散,眼睛微眯,胡子拉渣,神态慵懒的青年跟着地图找到了一家名叫阳光旅店的私人民宿。

“姐姐好,我要办入住,就住一晚。”柳川笑着递上了证件。

坐在摇椅上的大妈笑颜顿开,“一晚80。”

“206房有人吗?我想住那里。”

大妈古怪地看了柳川一眼,这年头指定客房的租户倒是挺少。

“可以住。”

办好手续,柳川上了二楼。走廊里漆黑但不算阴冷,也是,这么热的天,走两步都在冒汗,怎么可能会觉得冷。

206房。

刷房卡进去,入眼的只是一张床,一个破烂电视机,还有挂在墙角的一看就用过很多年的空调。

打开空调,柳川拉上窗帘,让房间陷入黑暗,然后打开手机录像功能,扫了一圈房间,什么都没发现后,这才颓然坐在床上。

“没有偷拍,老板看上去也不像坏人,周围也没几个租户,那叫我来干嘛……”他从口袋里拿出半张纸,低声自言自语。

这张纸呢,泛着枯黄,年代已久,只有巴掌大,看上去像是一整页纸撕扯去了一半。摸起来很是滑嫩,像是由什么动物的皮制成,柳川觉得应该是羊皮卷。

柳川上辈子是个普通人,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,父母双亡,孤苦无依,活了二十多年都是单身。

好不容易谈了一年多的网恋女友,最后被警察叔叔告知是电信诈骗,对方是个男人,还同时撩了好几十个男的,他只是其中之一。备受打击之下,他神志恍惚走在路上,被车一撞,当场嗝屁。

再次醒来时,已经成了七八岁大,躺在医院里,说是发烧住院。这一世的名字,便是柳川。

这个世界和前世类似,又不太一样。

还没等柳川体验下亲情是什么滋味时,他这一世的父母出车祸遇难了,只是给他留下一大笔家产,总的来说,这辈子他是不愁吃穿。

一脸懵逼茫然的柳川,没什么大志向,也没有想要称霸世界的野心,更是不明白为什么这样活着。

于是便碌碌无为生活着,从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大学,又如同前世般一个人生活。

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有前世的记忆。

看到喧嚣热闹的城市,忙碌的人们,他不禁在心里自问:我为什么活着?

唯一勾起他兴趣的东西,只有一件。

一张纸。

这是他无意中从家里的仓库翻出来的。

不论在上面写什么,不论用什么笔写,字迹过不了片刻便会消失。

这简直不科学!柳川在这么多年里,尝试了浸泡、火烤、暴晒等等正常不正常的方法,都不管用。

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,带着这张羊皮纸,居然有种冬暖夏凉的感觉。

于是乎,羊皮纸便陪伴了他很多年,闲着无聊便在上面写几句碎语。

比如,今天的胡辣汤好难吃;

煲仔饭里面为什么没有仔;

昨天穿紫色碎花衣的妹子看了我几次;

帅这个形容词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……再或者练练字,打草稿。

他原本想着,要是哪天去洗手间忘带手纸了,也可以用用,说不定上面就显现出什么字了呢。

然而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机会实现这个想法。

昨日,他像往日般在教室上课,慵懒地看着天上的云朵,听着教室里电风扇呼呼的响。

像咸鱼般没有生活目标的他,拿起桌上的羊皮纸,随手写下了这么一句话:

生命的意义是什么?

字迹一如既往消失无踪。

柳川打了个哈欠,目光又要移回天空时,他愣住了。

羊皮纸上,漆黑的字迹缓缓浮现:

【明晚,入住东区阳光旅店,你会得到答案。】

之后不论他再写什么,羊皮纸都没有任何反应。

经过一晚上的思考,他来了。

在他的设想里,这羊皮纸是外星产物,或者是某个特工留下的高科技联络信号啥的。阳光旅店可能危险重重,是某个人贩集团的窝点,也可能是黑帮火拼的必争之地……

他不该来的。

但他还是来了。

看着眼前空荡荡的房间,确定没有所谓的危险后,柳川忽然自嘲一笑:

“我脑壳是瓦特了。”

来都来了,那就住一晚呗。

柳川发了个暂时安全的消息给宿舍里随时准备报警的舍友,随后懒洋洋躺在床上,盯着惨白的天花板,渐渐陷入梦乡。

他做了一个梦。

梦里也是这间屋子,住着一对情侣。

男孩是个年轻画家,每天对着各种各样的雕塑作画。但他的画一直卖不出去,也没人懂得欣赏。其实柳川看来,这个男孩的画确实不怎样。

女孩一直陪在他身边,鼓励他,安慰他,眼中浓浓的爱意挥之不去。

两人租住在这间狭小的房间里,冰冷又温馨。

有天晚上,男孩看着趴在桌上熟睡的女孩,忽然心思一动,搬过画板,拿起铅笔细细涂抹起来。

像是注入灵魂,一幅活灵活现的人物画诞生了。

……

柳川猛地睁开眼睛,漆黑的房间里只有空调的声响。

但他感觉到,黑暗中,就在他的床尾,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。

柳川缓缓伸手,按下开关。

房间里,什么都没有。

他的床尾,空荡荡的,只有洁白的墙壁。

“我明明感觉到谁在看我。”

柳川走到墙边,仔细查看起来。很多黑店都有针孔摄像头,专门偷拍客人隐私,他觉得,会不会是白天检查时遗漏了。

忽然间,柳川发现这面墙壁似乎和梦里的不太一样。

好像更厚了些?

“梦里的,难道真发生在这间屋子里?”

一个不可能的可能忽然在脑海里闪过。

柳川想到了羊皮卷,荒诞的情绪徘徊在心头。

他想了想,去门外找了个把铁锤,犹豫片刻,猛地砸向这面墙壁!

巨大的敲击声响彻整个旅店。

他不管不顾,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要砸墙,但那一锤一锤像是敲击在他心口般狠狠砸在洁白的墙壁上。

石灰震落,裂缝越来越大。

“你干什么啊!”闻声而来的房东大妈用钥匙打开房门。身后跟着好几个围观的租客。

“大半夜的不睡觉,这墙敲坏了你赔啊!”大妈气急败坏地骂道,就要抓向柳川手中的铁锤。

“一万。”柳川躲过大妈的手,平静回了句,手上的动作丝毫不慢,狠狠砸在墙上。

大妈一愣,嘴里还是不假思索道:“一万你就想……”

“十万。”

嘶……这口凉气也不知是大妈还是身后的租户吸的。

大妈到嘴边的芬芳硬生生咽了下去,最后骂道:“砸吧砸吧!看你这小子发什么神经!”

轰的一声,墙壁砸出巨大的裂缝。

这时众人才发现,原来这墙是中空的。

里面,是一个撑开双臂,仰着头,穿着吊带衣裙,屹立着的白色女人石雕。

柳川的神情恍惚了一下,这石雕的模样,正是他梦中所见的那女孩!而此时,石雕的眼睛,正对着柳川,像是在凝望着他。

“这这这!这怎么会有具雕像?”房东当时就惊了,语无伦次道。

“可能不只是雕像……”

柳川叹了口气,总算明白那羊皮卷让他来的目的了。原本以为是犯罪集团,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事。

他用食指轻轻敲了敲石雕的手臂,哗啦一声,大片大片石灰掉落。

一股浓郁的腥臭味扑面而来。

浓浓的粘稠物顺着缺口流了出来。

“尸体!是尸体!”

“我的天!真是尸体!”

“快报警!”

周围人吓得面如死灰,乱作一团,房东大妈整个人瘫坐在地上,眼中的恐惧和不敢置信清晰可见。

柳川扫了她一眼,发现房东是真不知道这里藏着尸体的事,就收回了目光。

恍然间,他看到这石雕的眼角,有着一抹泪痕。

等他再去细看时,却是什么都没有。

趁着周围人慌张杂乱之际,柳川瘫坐在床上,凝望着石雕,半晌未动。忽然间,他鬼使神差从口袋里拿出羊皮纸,上面写着一句话:

【你悟了吗?】

柳川一气之下,拿出笔在上面快速写道:男的为了作画,把女孩弄成石雕,这是什么狗屁的生命意义?滚你大爷的!

字迹停顿了一会儿,便消失不见,再也没有显现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南瓜小米粥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fx654.com/2021/11/26/yun-duo-yin-rui-xiao-shuo-meng-jing-shi-tu-quan-wen-mian/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