托尔,杰伊小说《寰宇不再:冲出异次元》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寰宇不再:冲出异次元

小说:科幻

作者:关记恩

简介:人类创造出元空间,开启了一个崭新的纪元,同时也迎来了第一次异次元太空接触,期待中的和平不在,得到的后果是自我毁灭……先驱者、闭环者、恐怖生物缔造者;古老的东方神国蕴藏着远古超级科技;飘荡在宇宙深空的基因火种;十万年前的双星战场,挖掘到深处……原来,它们早在亘古之前就已经来过!

角色:托尔,杰伊

寰宇不再:冲出异次元

《寰宇不再:冲出异次元》免费阅读

“那里很空旷,找不到边界,只有无尽的黑暗,听着自己的心跳声,我一直在思考…活着的意义。”

“托尔先生,您的故事讲的可真精彩,今天是23号,德尔曼医生已经在医务室等候您多时了,我推着您过去吧。”

女佣口中尊称的托尔先生,是一位坐着轮椅,白发苍苍的

——中年男人。

面部并没有皱纹,眸眼深邃,两颗瞳孔涣散,时常盯着某一处狭隘的角落呆呆怔神,或发出令人捉摸不透的呓语,或讲一些没头没尾的故事。

如果能找到托尔先生的父母,那么就能够知道托尔先生白发的原因是否在于基因遗传。

女佣稍稍发散了一下思维,或许托儿先生的精神问题,根源就埋藏在他孤独的童年回忆里。

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冷颤,她不敢再接着想下去,把托尔先生推进医务室,向德尔曼医生致敬后,女佣很识趣的主动退出房间,并顺手关上了房门。

这两人需要时间独处。

德尔曼医生和托尔先生是“朋友”,不论现在如何,至少这个关系在托尔先生还没当上教授,没成为德尔曼医生的病人之前是生效的。

那时候两人都还没有什么名气,同在一个大学,一些值得探讨的问题会让两个年轻人甘之如饴。

可现在仅仅只是因为落座顺序的不同,便会让托尔先生对德尔曼医生大发雷霆。

果不其然,屋子里已经传来了托尔先生的高声怒吼:“你个老东西,在我面前不站起来,坐着装什么一本正经!想给我看病?呵,我看你脑子里的浆糊才需要赶快找人清理清理了。”

德尔曼语气平和的回应:“托尔,以前在学院学习的那些年,我们两个一有争执,就会在半夜翻墙跑到小足球场打架,我记得那个时候你和我的年纪应该都还不到二十岁吧?”

闻言托尔一愣,德尔曼竟然没有像往常一样接着话茬继续和他吵下去。

不过惊讶只是持续了一小会儿,他便从鼻子里重重哼出一股气来,扬起拳头讥笑两声:“我当然记的,我每次都能把你打的满地找牙!”

德尔曼听后不禁发笑,他有一头及脖的棕褐色卷发,鼻梁上架着副金丝框眼镜,气质文质彬彬,可眼镜遮挡下的左眼上,却有着一道过眼醒目,且抹之不去的灰色疤痕。

这幅眼镜是托尔当时攒了两个月的零花钱买来赔给他的,时间太长,旧的铜圈早就已经断掉,他请了全世界最好的金属工匠做了镶金修复。

摘下眼镜拿在手中,视界模糊,德尔曼有些看不太清楚托尔的表情,这老家伙眼角似乎有些闪。

他亦是揉了揉发痒的睫毛才开口:“托尔,我在学院碰到了一个孩子,他和当年的你一样,也患有‘TR综合症’,甚至病情…似乎比你还要更严重一些。”

德尔曼的话声结束,托尔整个人的身子都是一震,像是被雷电击中般,连连打着哆嗦,右手脱力,轮椅失控向后滑去。

好在德尔曼及时起身拽住了右侧扶手上的控制器,才避免了一场意外的发生。

“你…你说什么?”难以置信的托尔身子歪歪扭扭,脊椎像是断掉了一样半瘫在轮椅上,一瞬之间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萎靡了十个度。

“TR…综合症。”有些难以开口,但德尔曼还是狠下心,当着托尔的面重复了一遍。

“是…一个…男孩吗?他…他多,多大了?”

言语间,托尔试图用颤抖的右手去扶住沉重的脑袋,可手臂失力,他的手掌从脸颊上滑落下去砸在了大腿根。

“嗯,这个孩子18岁,是今年的新生。德尔曼能感觉到托尔的情绪波动,这跟以前比起来实在是好太多了。

“带我去见见他。”

“…你还处在监察期,想要乘坐飞机的话,需要得到议员们的一致同意。”

托尔抬头,神色幽幽的盯着德尔曼,两颗眼珠像是两道黑洞:“你一定是有办法的,你知道这事对我们两个来说有多么的重要!”

德尔曼紧紧攥着拳头咬了咬牙,重重点了点头。

——

“极星学院”

是各国联合起来以“星洲”为基础建造的一所顶级学府,座落在太平洋正中心一座7000hm²的人造岛上,岛屿以学院命名,说它是一个小型的国家也不为过。

此时,在东区一隅火枫林男生宿舍楼下,正有一群人在闹事。

11届白马王子,五官比校花还明靓的金发瑟洛斯,穿着一身皮夹克,斜靠在辆造型酷炫的金属机车旁,抱着双臂表情玩味,把视线投向那被他们几人围堵在宿舍楼下的新生。

瑟洛斯眉宇与发丝间无一处不透露着魅力,仅仅只是唇角淡淡勾起一抹弧度,便引的围观群众疯狂尖叫!

“瑟洛斯,我爱你!”

“瑟洛斯,我要给你生猴子!”

“……”

瑟洛斯接受着爱慕,他的同伴共享着荣誉,在欢呼声中沉默的,只有那个来自亚洲,黑头发黄皮肤的新人。

这个穿着劣质格子衫的CN男孩,倒不像那些夹着尾巴舔舐强者脚踝的狗仔,正相反,他在压力当中仍然保持着难得的冷静。

之前听杰伊报来的消息,此人名字叫做淮纪,是个地地道道,不折不扣的二五货,和牛尾巷子里的那些烂人有的一拼。

可眼前所见,对方只是一个看起来瘦弱,似乎一阵风就能够吹倒的普通男孩。

这样的人,哪里会有什么力气把杰伊和费蒙的牙都给打掉呢?

瑟洛斯颇感兴趣,收回目光,抬手梳理额前落下的一缕金发,颇为随意的开口质问这名临危不乱的新生:“就是你打伤了杰伊和费蒙?他们都在找我哭诉,我想你需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。”

淮纪没有第一时间回答。

场上瞬间寂静,原本欢呼的围观者此刻都很配合的压低了音量,他们都在期待着这一刻的到来。

在这群人的构想中,面对威严而又充满魅力的瑟洛斯学长,卑微的亚洲男孩自惭形秽,下一秒应该会立刻跪地求饶吧?

可接下来亚洲男孩的行为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。

“是。”

嘹亮的话音落下,两个呼吸后,淮纪已经漫不经心的绕过了瑟洛斯众人,径直朝着前方阔道走去。

承认的如此坦荡,瑟洛斯和伙伴们一时没反应过来,怎么会有这样的家伙?

他真的不怕吗?

等他们回过神来,淮纪已经走出了十几米远。

“有趣。”瑟洛斯舔了舔干裂起皮的唇瓣,盯着淮纪的背影轻笑出声。

这还是第一个敢在学院内无视他存在的人,如果让这种人离开,他在兄弟们眼中的就会威严尽失。

而且此时此刻这么多人看着,面子往哪儿搁?

他大手一挥,口中厉喝:“抓住他!”

原创文章,作者:关记恩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fx654.com/2021/11/26/tuo-er-jie-yi-xiao-shuo-huan-yu-bu-zai-chong-chu-yi-ci-yuan/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