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木生,张栓厚的小说,《子午村传奇》全文在线免费阅读

小说:子午村传奇

小说:悬疑

作者:醉清风一网情深

简介:深山古刹,美女道士,千年松柏。农村青年陈木生,跟着师傅张栓厚常年在外面干木工。媳妇桂花和养父陈康柱苟且引起风言风语,陈木生激愤之下痛下杀手,血斧不翼而飞。发小狗娃母亲张粉花生出一带尾巴的婴儿,狗娃娶杀猪匠傻瓜女儿为媳妇,子午村怪事连连……

角色:陈木生,张栓厚

子午村传奇

《子午村传奇》第001章 撞见免费阅读

干南县子午村是个依山傍水的小山村。

村前有条横贯南北的河流,名为子午河。河上有座钢丝桥,名为子午桥。

子午桥是连接子午村和干南县城的唯一通道。

陈木生是个小木匠,常年在外面做木工。靠种几亩薄田勉强度日。

陈木生结婚后没有过多久,村子里来了个打家具的木匠,木匠姓张,名栓厚。

张栓厚在村子里干了十多天,为村子里家家户户做了木椅子和木家具。陈木生十分向往,天天跟在木匠身后,给他端茶倒水,顺便看看他如何做活。

张栓厚没有老婆,家中只有一个女儿。他一个人常年走村串户,靠手艺吃饭,日子倒也过得滋润,看陈木生话语不多,十分好学,就有心收他为徒弟。

陈康柱夫妻未能生育,收养了陈木生。陈木生很是聪明,特别是很有绘画天赋,画啥象啥。两口子对他很是疼爱。陈康柱是个精明人,眼气手艺人不愁吃穿,对木匠的手艺很眼热,又见张栓厚看中了陈木生,便当着村长陈朋的面让陈木生拜了师。

陈木生很认真地跟着张栓厚学习木工,他想让老婆过好日子。木匠在外面干活动不动十天半个月不回家,由于活计多,陈木生几乎很少在家过夜,偶尔回家也是少有的事情。

渐渐的,村子里便有风言风语传出来。陈木生不相信,他不相信自己最亲的人会干出背叛他的事情来。

一个黄昏,陈木生和张栓厚在离家几里地的村里干活,突然有说不出的心慌,给张栓厚说得回家一趟。

“这么忙,回去有啥事?”

陈木生不吭声。将锯子和斧子装进自己的工具包,将包往屋檐下一放,出了院门。为了在天黑前到家,他打算从子午山上抄近路。

“你给我回来。”他师父在后面撵出多远吼叫他,他就象没听见一样只顾低头往前走。

子午村后有座山,名为子午山。子午山山势陡峭,悬崖峭壁,怪石嶙峋。山下万丈深渊,深不见底。山上有座古庙,庙里住着一个女道士,三十多岁年纪,五官长的那个清秀,就是十里八村的漂亮姑娘都是没法比的。

这座庙据说是西汉时隐居在此的四位隐士留下的古迹,香火不是很旺的一座土庙,加上这样一位美貌的女道士,越来越多的文人墨客来观光旅游,感怀古今。

子午山下有所学校,名为子午中校,是一所完全中学。整个村子一百多户孩子都在那所学校里上完初中上高中。在这所学校上学的还有沟里几十户人家的孩子,陈木生就是在那上的学。

陈木生没有心思去庙里瞅一眼美貌的女道士,心慌的厉害,心情也有几分沉重,他沿着小路行走,大约走了半个小时,眼看着山下就是子午村了,心里莫名的有些紧张。

刚转过一棵老槐树,就看见不远处有个女人和男人正在做着什么。

陈木生迅速地将身子缩回到树背后,在农村这种闭塞的环境里,发生这样不雅的现象极为普遍,陈木生毕竟是个年轻男子,也想一饱眼福。

天天累得像头牛似的,头一挨着枕头就睡着了,再者,桂花肚子里怀着孩子,怀孩子的人是不能干那个的。

他睁大了眼睛,只恨自己没有望远镜,以至于不能更详细地观看。

陈木生因为离地远,并不能看清对方的面容。他屏住呼吸,心里乐得,这可是一幅最精彩的好戏。

常年在外面做工,夫妻间也难得有天天相守的时光。

没办法,为了生活啊。

尽管陈木生正处于青春年少,可是生活比什么都重要。总不能为了一时的快乐而让老婆缺吃少穿,更何况,如今他也是快要当爹的人了。

陈木生竖起耳朵去听,能够让他享受到一次视角盛宴也不错的。

可是事情的发展并没有达到他的预期,相反,他的心理防线一步步崩溃。

陈木生听到男人和女人说话的声音顿时傻了,那不是别人,而是子午村自己最亲近的两个人。虽然在农村, 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是司空见惯,可是自己被戴了帽子那就不一样。

看着不要脸的男女,陈木生一刹那间血涌上了头,双手剧烈抖动。他用右手抚了抚左手,才发现自己手里是空的,猛然间想起原来走的时候将工具包放在人家家里了。

陈木生大脑一片空白,他老婆桂花肚子里还怀着一个九个月大的孩子,没想到在那种情况下,他们竟然还能干出这伤天害理的事。

难怪村子里的人见了他总是指指点点。如此说来,桂花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是自己的,八成是那个老男人的。

陈木生很矛盾,不知是该前行还是该后退。要是上去堵住他们,自己的脸面何在,以后还要如何面对他们?思来想去,还是去干活的地方,他做木匠的工具还在那里,他得把他的家具拿回来。

张栓厚看到他铁青着脸又回来了,骂他:“你个小兔崽子以为你是游山玩水来了,师父的话你都不听了,不让你回你偏不听,怎地又回来了?”

陈木生二话没说一把抱住张栓厚 ,脸上的泪水糊湿了他肩膀上的衣服。

“到底发生了啥事?”张栓厚一把推开他,担心地问。

“师父,我不能再和你学木工了。”

“为啥?批评你两句就不乐意了?一日为师终身为父,这道理你不懂?有些人想让我说我还懒得说他。”

陈木生叹了口气说:“不为什么,反正就是不想学了,学了也没用。”

“你这小子,师傅都拜了,说不学就不学了,这传出去让我这老脸往哪搁?”

“师傅,我真的不学了,我走了。”陈木生提了自己的工具包,对着张栓厚鞠了一躬,不管不顾他的惊讶,转身就走。

陈木生打小就知道自己是抱养的,说话也从来都没底气。养母也没活多久就死了,家中剩下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艰难度日。后来,陈康柱求爷爷告奶奶托遍了方圆几十里的媒婆才娶了这个媳妇,平日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了。

谁料到她竟然能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来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醉清风一网情深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fx654.com/2021/10/11/chen-mu-sheng-zhang-shuan-hou-de-xiao-shuo-zi-wu-cun-chuan/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